AR 长跑发令枪已响,苹果、谷歌已经跑出了多少米?

科技巨头们已经开跑,但是没人知道赛道有多长。


在 2016 年,Niantic 公司推出手游 Pokémon GO,点燃了人们对 AR(增强现实)技术的兴趣;一年之后,当 Pokémon GO 的热度已经大不如前的时候,AR 却迎来自己的高潮。

2017 年 6 月 5 日,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公司正式推出 ARkit 开发者套件,这款工具可以让开发者更轻松地创造各种 AR 应用。苹果的加入,一夜之间让全球支持 AR 的设备数量达到了数千万台。之后,一直在 VR 领域专注投入的 Google 公司发布了 ARCore,将全球的 Android 用户带入了 AR 时代。谷歌的加盟,让全球的 AR 支持设备数量又增加上亿台。

如果说从谷歌推出 Google Glasses,到苹果收购 Metaio AR 引擎还只是赛前热身的话,那么 ARkit 和 ARCore 的推出则是发令枪已响,关于「下一代计算平台」的 AR 长跑正式开始。

枪声之后,科技巨头们已经跑出了多少米,接下来还有多少反超可能,则是人们最关注的。

图片来自 windows central


苹果

早在 2017 年 6 月的开发者大会之前,苹果公司 CEO 库克其实已多次透露了对 AR 的看好,所以当 ARkit 推出后人们并不特别惊讶。从苹果的收购纪录也能看出公司在 AR 方面的想法。两年之前苹果以未知价格收购德国 AR 引擎公司 Metaio,后者成立于 2003 年,在全球有上千客户以及超过 30 万的用户,可以说是 AR 界的巨头之一。苹果 ARkit 的优秀表现和 Metaio 的深厚技术积累有莫大关系。

在乔布斯时代,苹果是一个喜欢冒险但并不冒失的公司。所以,即便无数消息表明苹果在研发 AR 眼镜类设备,但苹果的官方口径都一直保持统一:iPhone 绝对是至少近三年之内的苹果公司唯一 AR 平台。而 iPhone 傲人的保有量以及应用商店的海量分成,能够保证开发者被锁定在 iOS 平台上。

2017 年 12 月初,苹果供应商广达电脑和以色列 AR 光学公司 Lumus 达成合作。根据协议,广达电脑将为 Lumus 公司提供摄像头,而 Lumus 将授权广达进行 AR 关键部件的生产和制造。业内人士推测,两家公司的合作重点在于光波导镜片的量产,后者是 AR 眼镜的重要显示组件,如能以较低成本量产,那么苹果 AR 眼镜的光学和显示部分就不再是难题。这也意味着,2020 年苹果的 AR 眼镜面世的消息并非那么不靠谱。

即便这两年没有杀手级的 AR 应用或者 AR 眼镜出现,单是 iPhoneX 的面部识别和 Animoji 就够用户玩一阵的了。

谷歌 AR Sticker


谷歌

在 AR 方面,谷歌犯了技术路线不清的问题,以至于被苹果打了个措手不及。

几周之前,谷歌正式宣布对 Tango(Project Tango)项目技术支持的截止日期,这个已经持续了五年的项目最后变成了 Google VR 和 AR 部门的技术后援。从技术角度来说,Tango 的摄像头+鱼眼镜头+红外光的方案能够形成更好的 AR 效果,但是对硬件要求较高;苹果等其他公司选择了更直接的普通摄像头+内置传感器+算法方案。最后的结果,支持 Tango 方案的手机只有三款,而支持 ARkit 的 iPhone 有数千万台。

当苹果 6 月推出 ARkit 的时候,相信 Google VR/AR 部门的负责人 Clay Bavor 心里是在滴血的。放弃 Tango,推出 ARCore 是谷歌的回应——苹果再一次将谷歌拉回到手机这个主场上,在这个战场苹果是老将,谷歌还是新兵,后者今年才彻底把 HTC 的手机团队买过来,认真琢磨 Pixel 系列产品。

2017 年底,在《星球大战 8: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之际,谷歌公司推出了「星战」的 AR 贴纸。不需要打开特别的应用,Pixel 手机用户只要打开摄像头,就可以将「星战」的暴风兵等经典人物的 3D 模型放置到现实场景中。将 AR 效果融进摄像头界面,理清思路的谷歌也找到了前进方向。

windows MR 设备


微软

几年前谷歌推出的智能眼镜 Google Glass 的失败显然对视窗帝国微软的触动较大,以至于后者在构建自己的「混合现实战略」时,代表高端的 HoloLens 直接定位 B 端而非普通消费者,当然超过 3000 美元的定价也帮忙不少。从硬件角度看,HoloLens 跳过了大部分 AR 眼镜「头显+迷你主机」的设定,直接实现了一体机的最终目标。光波导、inside-out tracking、HPU 等尖端技术的使用,也让 HoloLens 成为目前技术水准最高的 AR 设备。

微软在 MR 战略上的激进有两方面因素:一方面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浪潮,Windows 系统手机的市场份额已经趋近于无,微软不能不格外看重以 AR 眼镜为代表的下一代计算平台;另一方面,相对于硅谷新贵,微软在研发和技术储备的深度上都不容小觑,主打 inside-out tracking 的 MR 头显和 HoloLens 就是有力的证明。

当然,「微软老大哥」也不会被野心冲昏头脑,无论是 PC 端的头显,或者 HoloLens 眼镜,主攻的都是 B 端市场。「B 端包围 C 端」是微软的突围之路,毕竟没有手机端的支持,微软还是要谨慎等待 AR 时代的最终来临。

马克·扎克伯格在 F8 大会上


Facebook

2017 年 Facebook 的开发者大会上,马克·扎克伯格明确表示摄像头是 AR 的第一平台,从这点来看,Facebook 和苹果一样,在 AR 上走的是稳健策略。这也有情可原,遥想三年前扎克伯格以 20 亿美元+10 亿美元的代价买下 Oculus 公司,结果惹上一身官司,自己设想的 VR 社交却迟迟没有到来——在对待 AR 上,扎克伯格不得不再谨慎一些。

在手机上,应用最广泛的 AR 效果就是表情滤镜,所以 Facebook 推出了小型开发工具 AR studio,让普通用户也能制作出滤镜并上传到 Facebook 平台,让更多用户看到并使用。以此来看,Facebook 在 AR 应用上和对手 snapchat 非常类似。

虽然 VR 社交尚未成熟,但是 Oculus 公司在 VR 方面的技术积累还是非常扎实的。纵观目前高端 VR 头显产品,只有 Oculus Rift 平台的系统优化和设计最为出众。在 VR 方面积累下的显示和追踪技术,也能帮助 Facebook 在 AR 赛道上迅速发力。

亚马逊 AR view


Amazon

亚马逊在零售领域一路攻城掠寨,公司在 AR/VR 方面也早已布局。去年 11 月,亚马逊在其手机 App 中添加新功能 AR View,用户可以点击查看虚拟商品在现实环境中的展示效果。虽然和竞争对手相比相比效果一般,但可以看出 Amazon 对于 AR 的诉求和全球所有电商平台一样——让消费者能更好的体验商品,更快的「剁手」。

不要以为亚马逊只想做 AR 应用端,公司同样有和竞争对手同样的平台野心。Amazon Sumerian,是公司推出的针对普通用户的 VR/AR 开发平台。亚马逊的目标是让普通人也能创造出专业的 VR 内容。Sumerian 指的是苏美尔人,史学家认为这群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人们创造了最早的文明和文字——亚马逊的野心可以说昭然若揭了。


AR 长跑,没人知道赛道长度

有 VR 连续「三个元年」的失败在前,AR 行业已经非常乖觉的不再使用「元年」这样的叫法了。苹果和谷歌的 ARkit 和 ARCore 绝对是 AR 的里程碑,不过,AR 这个长跑距离多长目前没人能确定。科技巨头虽然都已经起步,但是相对于 AR 能够实现的目标,他们的进步目前并不明显,类似于马拉松刚刚迈出了 200 米。领跑者和跟跑者都没有拿出全部实力,同时大家都不清楚真正的方向,而在身后的人潮中,谁也不知道是否「潜伏」着随时准备崭露头角的新人。

不过,即便方向不清,动起来还是最保险的方案。

头图来源:Medium

责任编辑:卧虫

本文由极客公园原创

转载联系 zhuanzai@geekpark.net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